作者為 on

來自異鄉的鼓手 -(2)

Alan在台灣音樂圈已經混了多年,大大小小的演唱會也不知作了多少場了?可是,誰知道:這位鼓手的故鄉是在哪而呢?

【問】:我聽說你來自東南亞?據說還是酋長的兒子?是真的嗎?當初又為什麼會選擇來台灣?
【答】:(Alan大笑)什麼我是酋長的兒子?哈哈哈!那純粹是以訛傳訛!
我是來自馬達加西加(馬拉加西)的華裔。
當初想出國留學,有兩個地方可以選擇:一是法國,二是台灣。
而我選擇了台灣。後來就留在台灣了。

【問】:那你在台灣有當兵嗎?
【答】:有啊!我當時是工兵,駐防在金門。
不過很有趣的是,我的部隊正好跟「金門軍樂隊」駐防在一起,因此我一直有接觸音樂的機會,一有機會也會去看他們練習。

【問】:那你退伍後又怎麼混進這個圈子的?
【答】:退伍後,還是跟舊夥伴阿威一起搞團,當時的團員有:小屠、劉天健、小J。我們常常在巴爾可餐廳表演。還記得那時都不會看譜,下班後常常被小屠叫到他家裡去練習看譜。
有一次,我們在練團的時候,正在薛岳來看,也不知為什麼?後來就被薛岳挖角加入他的「幻眼合唱團」了。

【問】:在跟薛岳時期的幻眼總共做了幾張專輯?
【答】:印象中總共錄了四張專輯吧?其中最深刻的就是第三張。「不要在街上吻我」、「海拔三千」、「電動搖滾」等等。當時跟劉哲維,阿匡用200的速度飆重搖滾,雙大鼓,感覺很爽!
我是台灣第一個錄雙大鼓的鼓手呢!

【問】:薛岳走後,「幻眼合唱團」的發展如何?
【答】:其實,在跟薛岳合作的同時,「幻眼」就已經跟很多歌手合作演唱會了。(像張清芳、哈林等等)
薛岳走後,「幻眼」還出了一張專輯。
之後,我們加入了新主唱 - 劉偉仁。當時的團員是:阮德君、李庭匡、韓賢光。我們固定在EZ-1表演。

【問】:最近很多演唱會看到你並不是在打鼓,而是司掌打擊樂器,你怎麼會轉到打擊樂器的?
【答】:其實每一個鼓手或多或少都應該接觸打擊樂器的。
而我接觸打擊樂器純粹是由周華健的演唱會才開始的。後來對打擊樂器越來越有興趣!

【問】:對於一些年輕的鼓手,你有些什麼建議嗎?
【答】我的建議很簡單,其實就是:多聽,多接觸不同類型的音樂。真正的去體會它,尤其重要的是去「專研」自己最喜歡的音樂類型!
我個人其實很少去練教材的。我也建議新進的鼓手多聽聽唱片,去揣摩那些鼓手在錄音的時候的感覺。
偶爾可以翻一些雜誌,看看一些好手們對於鼓、音樂的看法與觀念!

【問】:你自己呢?你最喜歡的音樂類型是哪一種?
【答】:開始的時候,當然是搖滾、重金屬。後來又漸漸迷上雷鬼、藍調、世界音樂。
現在最喜歡R&B的音樂,這跟貝斯手邱培榮有很大的關係。
順帶一提的是:他是我最喜歡的BASS手。

【問】:撇開鼓手不說,你覺得現在樂團跟你們那一代的樂團有何不同?
【答】:我覺得新的樂團很有精神,但是不夠多元。
現在的樂團我覺得不夠「開」!似乎在他們的眼中只能找到「酷」跟「反傳統」。對於不同掛的音樂往往視為「死對頭」!
這其實是很狹隘的。
「地下音樂」這個名詞被過度濫用,好像地上的都是廢物!
其實地下音樂也只是眾多音樂型態中的一種,有很多音樂型態甚至沒有名字的。
有時實在是矯妄過正!
記得我們年輕的時候,用最爛的樂器追求最好的聲音,現在很多人卻因為想與眾不同,反而用很好的樂器去製造很粗糙的聲音,真是奇怪!
我覺得還是應該去追索音樂的根,了解各型態音樂的起源。
音樂是一種要很尊敬的文化!

【後記】:其實Alan一向是很輕鬆的人,這次採訪中突然聽到他說:「音樂是一種要很尊敬的文化!」讓我大吃一驚。
也許大家可以多去詛嚼Alan的嚴肅吧!

 

回應

回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oggle

Header styles

Layouts

重回預設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