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為 on

從SARS想到BBS

去高雄表演,夜宿某飯店。
晚上,大夥兒買了些滷味跟啤酒,在房裡天南地北的聊開了。

一位醫生,大概對星象學有點研究。
閒聊之中不經意的就說到:
「2003年對全世界而言,是災難的一年。在星象學來說,是會有天災人禍的一年!」
他接著又說:
「你看:美伊開打,人禍已經出現。再來,SARS、一個全新的病毒正在肆虐全世界,這不正是天災嗎?」
最後,他又補了一句:
「老天大概是看到台灣人口水戰太多,所以給大家一點SARS,讓大家乖乖帶上口罩,閉嘴!!」
聽完他說大家哄堂大笑….

最近在BBS有一則討論,出乎意料的討論熱烈。
標題是:【請問大家如何保護手呢?】
看到討論篇數竟然多達120多篇,不禁令我這個老頑童好奇心大發,於是趁著空閒,就一篇一篇耐心的去拜讀。
果然台灣是個臥虎藏龍之地,各類能人奇士比比皆是!
一個【請問大家如何保護手呢?】的問題,從「張力」到「抓力」到「肌肉訓練」到「一秒鐘彈幾個音」到「SWEEP」到「了解自己的手指頭」到「Steve Vai早就是舊時代的產物」等等等等,內容真的只能用(上知天文、下通地理)所能形容。

其中有一篇真是深得我心,琵琶未經原作同意就將它轉載下來,還望原作者別介意才好。
以下是這篇署名NO Woman NO精采的大作:
「我來講一下我的經驗好了
我小時後想學吉他,長輩跟我說基本功非常重要
就把我送到了中國基礎吉他學院
別以為吉他學院裡大家都在彈吉他,裡面一把吉他也沒有
我和師兄弟凌晨四點就要起來挑水,一手兩個水桶,挑到六點,然後砍柴燒早飯,當然也是用手砍,一開始當然砍不斷,但是同儕間的壓力讓人成長,我半個月就可以截斷一般的樹枝.吃飽後開始晨跑,這不是一般的跑步,而是師父拿著節拍器調整速度,我們的步伐則要對整節拍,每天從山上跑到山下,然後是自由時間一小時,之後在跑上山吃中餐.下午則要幫所有學院的師兄弟洗衣服,搓揉脫水,一切當然用手

我只待了一年就走了,期間連吉他都沒看過,但是我現在別說封閉和絃,要我捏碎琴頸都不是問題!」

於我心有戚戚焉!
於我心有戚戚焉!

 

回應

回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oggle

Header styles

Layouts

重回預設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