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為 on

湯圓

認識湯圓,是在墾丁。
只記得是一個小女孩,臉圓的快滾出地球了。
像個番茄似的。
後來都這麼叫她!

風花雪月的日子似乎淡了。
她始終沒變!
沒太多表情,在她跟我說話的時候。
總是沉默。

有些旋律,卻始終一直飄在日子之中。
從尖山作背景的墾丁那夜開始。

(我想至今她也還不知尖山是哪座山?哈哈!)
黃婷知道!她在香港。也許現在在大陸。

後來,有一天,
我和我的安答就貪婪的要求她,
為我們的宿醉增加一些色彩。
她給的,是:
全世界最好吃的意麵,
和一堆啤酒。

仍舊沒有笑容!

無法理解!

你問她:「最近在做啥?」
他說:「上班啊!」
一點都不精采!也沒廢話。

然後有一天你突然想熱情一點,
問她:「嘿!好久不見!」
這娘們會嚇死你的應道:
「對呀!想我啊?」

於是,你被迫只好很有風度的說:
「對啊!想到不行耶!」

哈哈!吃過豆花嗎?
這就是標準豆花答案:
「那很好啊!」

都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然後,你就開始學習恨的牙癢癢的時候,
在元宵節,用力的嚼軟趴趴的「湯圓」!

是一種趣味!

讓我快樂許多!

 

回應

回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Toggle

Header styles

Layouts

重回預設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