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作者為 on

宇宙有盡頭嗎?


這是上星期發生在台北的一個小故事。
兩個鋼琴手在午夜的小酒館裡不期而遇。
一位是台灣音樂圈子裡著名的編曲家,曾經得過金曲獎最佳編曲。
一位是他還未滿18歲我就認識他的年輕爵士鋼琴手。
兩個音樂人喝了點小酒後隨性的jam了起來。
自然的音符透過兩雙名家的手,活潑跳躍於鋼琴的黑白鍵中。
突然,
年輕的鋼琴家抬起頭來,望著坐在身旁的編曲家,很不以為然地問到: 「你是認真的嗎?」
編曲家驚訝的回答說:「我是認真的啊!」
年輕的鋼琴家笑了笑,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然後低下頭去撥弄他的琴鍵。
「怎麼?你不喜歡我彈的東西嗎?」金曲獎大編曲有點尷尬的問道。
「你不喜歡我彈的東西嗎?」
「不喜歡!」
簡短的回答,凝結的氣氛。
年輕的鋼琴手轉過頭去,沒再跟編曲家說些什麼,開始跟身旁的人聊了起來……
年輕的鋼琴手以後會不會變成出名的編曲家,我不知道。
金曲獎大編曲會不會有一天能讓年輕的鋼琴手喜歡,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
再這樣下去,
我也會學著像陳昇一樣,喜歡問人:
「宇宙有盡頭嗎?」

 

作者為 on

真的可以一個禮拜就學會吉他嗎?

回想起來,我最早接觸吉他是在我念國中時候,有一天我老妹突然去買了把 800元的古典吉他。並且對我炫耀不知她到那學的 “愛的羅曼史”〈右手分解和弦,左手只按一個音跑來跑去〉。但是我看了卻覺得無聊透頂,也沒有理會。〈大概是我不會彈,所以…〉,後來我連老姐也學會彈 “愛的羅曼史”了。我還是不會…

直到國三的有一天,我到我同學家讀書。他突然拿出一把價值800元的古典吉他,並且彈出四個偉大的和弦,唱了首歡樂年華。我立即視他為天人。並且死記了四個和弦,以姆指撥弦一拍一下。練了幾個小時。書也沒念就快樂的回家了。

回到家,立即迫不及待現學現賣〈雖已經又過了一年多,姐妹們卻還在彈”愛的羅曼史” 〉。我的姐妹們立即欣喜若狂的學走了。之後,我雖也買了本書,學了些指法、節奏。但是很快就到此為止,也沒有繼續練習。直到上了高中後,才又拾起了吉他……

有了和弦表〈真是偉大的發明〉即可完全不懂樂理的人。要在一個星期內學會吉他並非不難。但是學了幾招,過了一年還是那幾招卻是很見…一起加油吧。

作者為 on

保養吉他吧!


七月的台北,天氣炙熱得像是什麼都蒸發了。
氣象報告不停的播報著:「紫外線指數嚴重地超過正常指數標準」。
朋友說:「哇!熱得快爆了!」
是啊!真是熱得快爆了!
琵琶耐熱,但是琵琶也怕熱,琵琶的吉他更怕熱。
我有一把年紀很大的FENDER STRATOCASTER電吉他,一直是我的最愛。她曾經陪我上山下海,參加過無數次的表演。她曾經在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武嶺被冰雹狂打,也曾在澎湖的白沙海灘被烈陽狂曬。
她從來沒有怨言,默默忍受。
直到有一天,我猛然察覺,我該開始好好珍惜她了。
於是,我開始將她冰凍了起來,讓她在家好好的休養。
我小心翼翼的將它放進CASE裡,同時放上一包乾燥劑,以防她忍受不住台灣潮濕的氣候。
而且我盡可能將她放置於蔭涼處,避免直接照射日光,定時的擦拭弦油,以防止琴弦生鏽。同時又用清潔液將她的上上下下,裡裡外外清理乾淨,再補上一層亮麗的蠟。
我會不定時的將她拿出來彈上一彈,但是每每彈過之後,也總不忘記拿塊乾淨的布來擦拭,同時補上一點弦油。
現在我真是將她當作是寶呢!
雖然她指板的漆已經剝落了,琴身也因為長年演唱會撞得東一塊西一塊。但是我仍舊認為:
她是我的最愛!
天氣熱得快爆了,你是不是也該買點保養品給你心愛的她了?
開始整理你的吉他吧!
各位愛吉他的音樂人…

 

作者為 on

管好你的荷包!


25歲以前,我在追求一些別人曾經用過好聽的吉他tone,過程是痛苦的。
30歲以後,我開始追求一些別人從來不用或從來不用的tone,過程也是痛苦的。
因為我很窮,花不起太多的錢去買效果器跟吉他來試。
所以只好去樂器行當無賴,一坐就是一個下午,試試這把吉他,聽聽那個效果器。在老闆還沒翻臉之前,試個爽!
當然我也會跟朋友(樂手)互換吉他或效果器來試,甚至只是互換心得。聊聊這個效果器,說說那個吉他。
於是,我找到了一些屬於自己的TONE。用比較省錢的方法。
哈!相信嗎?上星期去錄吉他,我所帶的效果器還是超級吉他手-ㄚ匡的ㄋ。
其實我說這些,當然不是要大家做無賴,可是記得嗎?在哈拉吉他手(5)裡,琵琶不是說過:窮吉他手有窮吉他手的辦法的!
吉他還是要彈,TONE還是要找,那怎麼辦?
就這麼辦ㄚ!
等你有一天賺夠了錢,你再去買個夠來試,否則,還是認命一點吧。
能借則借,不能借則陽春一點,反正只要有個性的TONE,基本上都已經是好的了。
你甚至可以這樣安慰自己:TONE在手上,不在吉他跟效果器上(事實上這有大半是正確的)!
有些網友希望我介紹一些名家用的琴跟效果器,我一直在猶豫。
因為說實在的,一來,除非琵琶真的用過,能夠都知道每個吉他或效果器的特色,才好來介紹給大家。不然只是去找些資料來剪貼,告訴大家一些參數、功能、價格…,這樣未免也太無趣了,更何況大家去網站上自己查就可以了。
二來呢,琵琶實在也不鼓勵大家要花這麼多的錢去買一堆東西。想想:我如果告訴你:誰誰誰用了什麼東西,彈出來的聲音有多麼多麼的正點,搞不好你就心動了!
於是情人節該用來買禮物的錢,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跑去買了那些玩意兒,滿足了自己多年來的願望。
哈!但是也更搞不好好不容易買到手的吉他或效果器,試了幾天,發覺自己根本就不喜歡…
馬子哭喪告別的臉……哭泣刷爆的信用卡…
唉!
好啦!好啦!我以後還是會選擇性的跟大家介紹一些琵琶用過的好東西,跟琵琶所知道值得買的東西。
可是……
咱們得有個協定:
我管好我的推薦,

管好你的荷包!!
作者為 on

有挫折感嗎?

有一些網友寄信來說練吉他練得很有挫折感。
他認為自己很認真,每天至少練1~2個小時。但是,也不知道怎麼了?
就覺得自己進步很慢,問我該如何是好?
其實琵琶也經歷過一段不短的挫折期呢!

琵琶12歲的時候,因為一場意外,導致全身將近40%燒傷。當時送到醫院,醫生幾乎已經要放棄我了。全憑琵琶雙親的耐心照料與祈禱,以及醫生契而不捨的精神,才使琵琶在面臨死門關後,又活了回來。

之後,琵琶經歷將近半年的康復期。
有幾件事情,在琵琶的復健過程中是痛苦的:
一個是將近40%的燒傷面積,每天拆紗布貼紗布,簡直令琵琶痛不欲生。(各位一定想像的出來吧?)
第二是,琵琶的眼睛因為灼傷,在理論上已經失明了。但是那位高明的眼科醫生告訴琵琶的雙親,他有一個還未經過臨床實驗的方法,希望能讓我來試試,可是後果他不負責。
他的方法是從我的腳上抽鮮血(因為上半身都是燒傷),然後注射入我的眼睛,以用來組織新細胞。在那一整個月中間,我的眼睛是覆蓋著紗布的,除了聽與吃,我什麼都不能做。一切都在未知的天命中… 當然,後來,奇蹟式的,琵琶的眼睛居然又看見世界了。

最後一件事,倒是跟琵琶的吉他生活息息相關。
琵琶的左手手腕,有嚴重的燒傷。所以在傷口癒合的時候因為結疤而因此容易導致左手手腕不能靈活活動。
醫生為了防範有這種結果,規定琵琶在復健的過程中,每天必須抓軟式網球500下。在有傷口的情況下運動,其痛苦個位可想而知!

就這樣,琵琶彈了二十幾年吉他!

如果說挫折,我想我是帶著挫折開始彈吉他的。就像是賽跑的選手,在起點就已經輸了一些。

而你呢?是不是準備要克服你的挫折感了?

琵琶沒有在六歲就得冠軍,也沒有去日本參加「Yngwie Malmsteem」大賽而得獎,要贏過我很容易的。

怎麼樣,要不要挑戰看看?

 

作者為 on

做個有辨識度的吉他手


不騙你,琵琶還超級喜歡「亂彈」這個團ㄝ! 我無意替他們做廣告。雖然琵琶跟他們實在有夠熟。 最主要的是:我覺得他們是一個「有辨識度」的團。 這符合琵琶一貫的主張。

吉他手如何能有「辨識度」呢? 除了高超的技巧,個性化的音色(TONE),感人的言語(樂句),還要有一點,就是:無懈可擊的自信心!如果說硬一點,就是「非我不可」的霸氣! 你必須確定(至少說服自己):我是無可取代的! 五百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我看過一個慶祝LES PUAL生日演奏會的LIVE VEDIO,LES PUAL就是那個創造LES PUAL吉他的傳奇人物。當天同台表演的有:LES PUAL、VAN HALEN、B.B.KING、DAVID GUMORE、還有一個創造雙手彈法奇蹟的年輕小伙子(我突然忘了他的名字)。 我發現了那個年輕小伙子在與B.B.KING對彈時,臉部表情的扭曲,肢體搖擺的不自然。 其實就技巧而言,他早已獨束一格了。可是或許是對大師的敬畏,或是面對明星吉他手眾聚一堂的怕輸心態,使他當天表演極度失常,凸搥一缸! 這就是缺乏霸氣!

一個好的吉他手,必須相信自己的演奏是NO.1的。哪怕是與你同台的是超級吉他手。 你必須相信:你自己的故事只有你自己才能說得出來! 他說的是他的,雖然精采,但是,那是--他的! 你的故事--只有你說的出來。

 

作者為 on

做革命家


想做一個革命家嗎?

恭喜你!19、20世紀的革命家是要拋頭顱灑熱血的。現在,只有在豆芽國度裡,作任何革命是不需要流血ㄉㄝ!

我始終以為,要做一個吉他手,不但要承先(盡量模仿大師們的風格),更要啟後(要勇於創新,勇於作一個豆芽革命家)! Miles Davis 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的音樂變化多端,不拘泥於一個特定的模式。我想除了不斷的練習之外,還得靠一顆不斷想革命的赤子之心。

你有想過將12弦吉他的弦分別裝在兩把吉他上,分成兩個track 來錄一首歌嗎?你有想過將破音器上面EQ 的中音加到底,一直到你的耳朵幾乎受不了過嗎?你有想過將手帕墊在bridge 前,彈出一種你從來也沒聽過的悶音嗎? 試著去嘗試各種不同的方式。

有一天,在一個小pub 裡,我看到了兩個吉他手討論著要用什麼樣的姿勢來彈一個funky rhythm。我看到他們認真的比畫著,突然想到John McLaughlin 。我在一個教學錄影帶裡,看到他批評自己的右手,他說:「我的右手PICKING很糟糕,所以我盡量用我的左手來彌補。」 我想,盡量去嘗試一些新的方法,不但是要創新,更是要彌補自己天生的缺憾。我的意思是:條條大路通羅馬! 換做是別人,可能在練習的過程中氣餒了,甚至根本就放棄。但是John 卻想到用左手來彌補右手的方法。這何嘗不是一種革命? 不要太在意什麼姿勢是正確的。當然,如果你能用「傳統」的方式彈好吉他固然不錯,但是,如果不行。找一個讓自己舒適,能發揮感覺的方法才是最重要的!

別理會那些學院派的人。

作革命家!

 

作者為 on

彈「蝦米」吉他?

其實,有時想想也蠻好笑的。吉他彈了這麼多年,但是每當被人問起:「琵琶手,你是彈哪一種類型的音樂?」我就開始苦惱,不知該如何作答。

我彈的是「蝦米碗糕」吉他ㄋㄟ?說真的,我也不知道ㄝ! 別管他是「蝦米碗糕」了,只要你喜歡聽,不就好了?

有時想想,這跟一顆蛋是一樣的。你知道,一顆蛋可以有多少種的煮法嗎?不同的廚師,有不同的煮法;不同的吉他手,當然也會有不同的彈法。開始,你一定會從荷包蛋、煎蛋、炒蛋、水煮蛋、蒸蛋、滷蛋、茶葉蛋做起,可是,日子一久,你就會開始去想辦法創新蛋的煮法。於是,你可能就會想出所謂「三色蛋」、「混蛋」等等……最後甚至多得你都叫不出名字來。那也無所謂,反正好吃就行了!

其實,彈吉他也是這樣的。在學習成長的過程中,你可能練習了很多不同風格的音樂(或說樂句),但是一旦當你融合了那些樂句,他就是屬於你的了。不必在乎它的名稱,也不必理會他是「蝦米碗糕」?重要的是,你已經煮了一顆「好蛋」! 這樣,你會不會覺得好過一點?從現在開始,你不必去知道什麼是jazz?什麼是rock?什麼是country?什麼是folk?你更不用去背:誰是屬於acid jazz?誰是heavy metal?誰又是hip hop?那些事情,讓喜歡貼標籤的「專業人士」去做吧!

對你我而言,音樂,充其量只是「一顆蛋」而已。

 

Toggle

Header styles

Layouts

重回預設值